开局得到十殿阎王方流祝青桃全本大结局阅读
开局得到十殿阎王方流祝青桃全本大结局阅读

开局得到十殿阎王

作者:超导体

主角:方流祝青桃

分类:悬疑灵异

连载中 | 2021-06-09 15:46:57

微信阅读 下载阅读

主角叫方流祝青桃的小说叫做《开局得到十殿阎王》,是作者超导体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十殿阎王,司掌阴界。方流重生到妖鬼肆虐的世界,成为阴阳师!以阎王为僚佐,沟通阴阳两界!该守的道,总要有人去守。该杀的鬼,总要有人去杀。...

阎王 开局

《开局得到十殿阎王》精彩内容

阴阳师协会在中都建立了很多年,就位于破釜江南边不远处,从望通市过去,可以选择水路,也可以选择高速。刘鉴明不想让里再从来时的路经过,选择了水路。

江上阳光晴朗,和那天他们来杀妖鬼时一样,刘鉴明依旧站在船尾,只是手里缺了一把唐刀。

方流趴在船边,看着刘鉴明在阳光照耀下坚毅的脸,觉得像前辈这种人才是妥妥的主角好吧。自己何德何能受到系统的照顾呀。

船舱里出来一个白色的身影,朝着方流他们三人走来,女人穿着白色的裙子,小腿露在外面,皮肤白皙。

方流觉得如果祝青桃再成熟点,也会散发这种魅力,上次那个女记者好像也很感性。

女人伸出手,冲着刘鉴明。

“阴阳师协会,乔霜月。”

“刘鉴明。”

乔霜月确实是难见的那种美人,就像杂志封面上的女郎一样,方流和她握手时,悄悄用孽镜台照了一下,没有什么问题,至少没有说谎。

协会会长消失,乔霜月从很远的地方赶去中都调查,几年前,就是魏堂生把她招进协会的,所以她来报恩。

船朝着中都一直开,乔霜月抱着一本研究妖鬼的书在那里坐着看,江上的风把一头青丝吹的在空中四溢。

如果没有妖鬼的话,他们这些人估计一辈子都不会相遇。

中都,阴阳师协会地下。

黑色的石墙走廊绵延了数十米,墙壁上贴着很多符箓,有些已经残缺。刘启山拖着一具尸体,大步流星。他很魁梧,看起来不像个阴阳师,反而有点健身教练的样子。

尸体的脸被烧焦,看不清面容。走了一会,地下出现一座石台,上方是天窗,有光正洒落下来。

尸体被放在石台上,刘启山抽出一扎符箓开始往上贴。

“魔星恶鬼,命我施行!”

刘启山开口,眼里尽是欲望的火光。

他等这个机会等了很久,长久以来,自他进入阴阳师协会开始,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即妖鬼因何会存在。直到他在几年前碰到一只嗟怨妖鬼,那种疯狂的想法便像细菌般开始滋生。

他发现有些特殊的妖鬼,拥有自主意识。

那么,拥有自我意识的妖鬼究竟是人还是怪物呢。

刘启山嘴角露出嗜血的笑容,因为尸体上的符箓已经贴满,也就意味着他成功了。

“今天,将会成为历史上最伟大的一天!”

他扶着尸体开始跳起舞步,黑色的油光发亮的皮鞋每次落地都发出“哒哒”声。

尸体躺在臂弯里,正午的太阳从天窗垂落,刘启山在不为人知的角落,完成了这场赞礼。

他跳的酣畅淋漓,尸体表面的皮肤鼓起一个个肉瘤,越来越大,越来越多,塞满了整个石台。

他知道自己像个疯子,但历史上所有的天才都是疯子。

刘启山离去,留下最后一句话。

“醒来吧,去重塑一切。”

中都的码头被蒸汽笼罩,有江上泛起的雾,也有工人们烧煤燃起的烟。

方流伸了个懒腰,一阵莫名其妙的心悸传来,接着便是头晕目眩,目光所及之处,建筑物猛的崩塌了,地面像一块摇晃的果冻,确切的来说是所有人都觉得地面变软了。江边的人被晃到在地,有人呕吐,有人被倒塌的建筑压在下面,码头卷起灰尘,天暗的看不见。死去的人被钢筋水泥压扁,全身的血液从头顶挤出,铺了一地,连一丝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

这里像人间炼狱,中都,紧靠着破釜江的码头,地震了!

方流从地上爬起来,眼里没有刘鉴明的身影,没有里,也没有乔霜月。

远处,郊区的阴阳师协会被红色的雾盖住,普通人什么都看不见。

在方流眼中,一尊数十米高的骷髅状妖鬼,正从阴阳师协会地下爬出,它燃着烈焰的巨手挥舞,摧毁了一切!

荒天鬼!集合了上百人怨念形成的超大型妖鬼!

方流皱起眉头,眼里是愤怒的金光,他开始朝着荒天鬼所在的地方走去,步子一步比一步大,然后跑起来,经过系统强化后的身体,感觉不到疲惫,隐隐约约超越了普通人类能达到的最高速度。

江边废墟里,刘鉴明睁开眼睛,乔霜月就坐在旁边。身上的裙子撕掉了一块,包裹在刘鉴明腹部,上面是斑驳的血迹。

“你受伤了,我帮你简单包扎了一下”

乔霜月开口,尽是疲惫,一双修长的手上面多了很多伤口。

“谢谢”

刘鉴明道谢后站起来,下意识去拔刀,手伸到一半才想起,他的刀已经断了。

两人互相搀扶着从废墟里走出来,看向阴阳师协会时,都是满满的疑惑。

“协会好像出事了,我要过去看看,你先休息吧”

乔霜月对着刘鉴明笑了一下,洁白的面容沾了点灰,但不影响那种美貌。

刘鉴明没有回答,也没有表情,只是低着头往前走,乔霜月跟在后面,秀眉微蹙。

“你知不知道你受伤了,现在要过去送死吗?”

她有点生气,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这么倔。

“你要走的话,把裙子还给我。”

乔霜月赌气似的挡在刘鉴明前进的路上,双手张开,像只护食的鸟。

“好”

刘鉴明说完,竟真的开始解下腹部缠的裙尾。

“诶诶诶,算了算了,懒得管你!”

乔霜月扭头,脸颊气鼓鼓的,然后狠狠垛了一脚地面,高跟鞋发出清脆的响声,向协会走去。

阴阳师协会。

“快!快结阵!千万不能让荒天鬼被人们看见!”

有人大喊,协会上上下下死伤惨重,荒天鬼从协会地下爬出来的第一时间就毁灭了协会的地址。好在平日里,阴阳师们没有久居协会的习惯,此时伤员已经被送出,这群常年与妖鬼打交道的阴阳师们此时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干练。

“伤员转移完,立刻召集各地人员,启动应急方案。”

协会临时负责人沈京站在那里,手持符箓,血迹从眼角滴落。

“哼,荒天鬼在协会现身,会长却消失了,这怎么看都是有预谋的!”

“说得对,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会长他老人家存的什么心思。”

“可不是吗,在这个时间点玩消失,肯定有问题!”

人群中传来对魏堂生口诛笔伐的声音,沈京怒目瞪着那些人。

“到了这个关头还分不清孰轻孰重!”

他很想立刻把这些人除名,但只是负责人的他,没有这权力,只能忍下。

猜你喜欢

最新资讯

更多

@2019 虎子小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