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猎神》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蔡风元定芳小说阅读
《乱世猎神》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蔡风元定芳小说阅读

乱世猎神

作者:龙人

主角:蔡风元定芳

分类:武侠仙侠

已完结 | 2021-05-28 17:37:29

微信阅读 下载阅读

主角叫蔡风元定芳的书名叫《乱世猎神》,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龙人所编写的武侠仙侠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来自山野林间,他是一个普通的猎人,但却有着一位极具传奇的父亲!他无意名扬天下,他不爱江山只爱美人,但时势却将他造就成一段武林的神话!他无意争霸天下,但他为了拯救天下苍生于水火,而成为乱世中最可怕的战士!他就是——蔡风!北魏末年,一位自幼与兽为伍的少年,凭着武功与智慧崛起江湖,他虽无志于天下,却被乱世的激流一次次推向生死的边缘,从而也使他深明乱世的真谛——狩猎与被猎。山野是猎场,天下同样也是猎场,他发挥了自己狐般的智慧、鹰的犀利、豹的敏捷,周旋于天下各大势力之间。在一次偶获佛道奇珍“圣舍利”后,凭其机缘运数,突破武学与智慧的极限,终成乱世中真正的猎人,而使整个武林以至天下的局势运行于掌中……...

乱世

《乱世猎神》精彩内容

风,吹得很轻,轻得有些像掀开新娘子红盖头的手,温柔得让人有些心醉。

这是一个很不协调的世界,绝对不协调,不协调之处,便在于这风!除了这轻轻的风那虚假的温柔外,一切都显得是那般残酷而悲凉。

空气之中,不能掩饰的是一种伤感的味道——血腥味,很浓、很浓,这连续吹了几个时辰的风,犹未能散去的血腥味,使任何人都感到一阵心悸。

让人心悸的还源于天空中悲鸣、嘶叫的寒鸦。太阳的光彩并不很明显,其实,今日的阳光很好,只是在这一片天空之上似是昏暗一片而已。那是数不清的寒鸦之功劳,那些灰暗的翅膀,似是死神的阴影。

在死神的阴影下,是满山遍野的尸体,这是人的尸体,天啊!这是被人杀死的人的尸体。

一具具,横七竖八地躺着,绝对找不出半点规律,就像那丢弃于满地的兵器一般,已经失去了应有的生机。

那几辆破败的已成碎木的辎车,在冒着淡淡的青烟,这的确是几辆已经被破败得不能够用的辎车。唯一留有一点形状的,大概便是那两只高大的轮子。车身像那拉车的战马一般,软塌在地上,破败的旌旗,在地上横倒着,似乎告诉了人们一个难以描画的悲剧。

人世的悲剧、生命的悲剧、死亡的悲剧、战争的悲剧!

风依然很轻,依然很柔,只是把那渐升的轻烟吹得斜了一些,斜得有些像妇女们弯曲的腰,那淡淡的阴影,竟能与地面上已流成溪水的血渍融合!这或许是一个偶然,是一个可悲的偶然。

血并未完全干枯,那是满天寒鸦更加的残缺,几株叶已凋零得差不多的树,立成一种黯淡的凄惨,伴着鸦雀,在微微的秋风中被血腥熏得瑟瑟发着抖。

“呱呱……”地上的寒鸦突然一阵骚乱地掠飞而起,连带着那些胆小的乌鸦也全都飞上了天空。

天空显得更为黑暗,蒙上了一层凄惨的阴影,到处都是乌鸦的翅膀,天——是乌鸦的天;地——是失去了生命的尸体的表演场。

不,似乎还有一具尸体是没有完全失去生命的,既然没有失去生命,那就不能叫做尸体!的确,那不是一具尸体,他还活着,便是他惊起了那满天的寒鸦。

惊起满天寒鸦的,其实是那只带血的手,那只手像是刚从血里捞起来一般。

在这地狱屠场的世界中,那双带血之手的确显得有些单薄而微弱,他在地上缓慢地移动着有些颤抖的躯体。

似是在寻找什么,是在找刀?对了,是在找刀。不知道是谁的刀,但这把刀看上去很好。好,只是一种感觉,是一种浓烈若酒的杀意自然而然地从刀身上散发出来,那或许是因为刀身上满是血渍的原因,能杀人的刀就是好刀。

不知道是多少人的血才洗炼出这柄刀,而此刻刀却不是用来杀人,而是用来手拄,像拐杖一般地手拄,撑起那不是很高大,却异常惨烈的身体。

血渍似乎已在他的脸上凝成了一种永恒的伤感,那紧披的战甲已经辨不出本色,唯有一片殷红,红得有些刺目!是他自己的血,也有别人的血,而那殷红的战甲之上插着一柄刀,似乎不是很深,至少那刀仍有大半在体外。

这或许便是他仍没有死去的原因之一,但这种深度却不是常人所能支持的,更可怕的是他身上的另外几处伤口,已把战甲的大部分划开,成了一种永恒的惨烈。血依然在流,不过被沾上的泥土堵塞之后,阻住了不少宝贵的血,可他还活着,就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了。

没有人知道他会不会在下一刻死去,那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此刻,他仍活着,在他的身旁有一颗已经冰凉的心,人心,血红的,很恐怖。那是躺在他身边的那个胸膛已经开裂之人的,刚才就是他那只抓刀的手,从对方胸膛之中顺便带出来的战利品。

对方的战甲似乎并未能保护好自己的胸膛,这不能说不是一个悲哀。但显而易见,这站起身来之人胸口上的一柄刀正是那无心者的杰作。任何人都可以想象到,这是如何一个悲惨而残酷的结局,这或许正是战争的本质。

风,依然在吹,轻轻地吹。掀动着那缓缓站立之人的头发,散乱的头发,使那本来就恐怖无比的血脸更为阴森,但却没能阻止这人站起来之势。

他的一条腿,依然跪在地上,光凭一柄刀,似乎还无法完全支撑住他的身体。毕竟,他能够活下来已经是一个不错的奇迹了。

睁开的眼睛带着一种痛苦而怆然的神色,这是战争唯一能赐给战士的东西。

地上,依旧躺着一具具死状各异的躯体,也有人像他那样,半立着,那是拄旗者,没有倒下,却似乎立成了一座永恒的丰碑。

活着的,只有他一个人,至少到目前为止,只有他一个人爬了起来。

他露出了一个比哭更难看的笑容,却已经无力笑出声来,或是哭出声来,也许是怕惊扰了身边这些死去的忠魂。

冷冷地望了周围那些相互枕卧的尸体一眼,他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却使伤口一阵抽痛,脸也变得更为扭曲。

刀鞘便在不远的地方,被压在一具尸体之下,但这并没有阻止他拿回刀鞘的想法。

这柄刀已经追随他十多年,人是有感情的,虽然已被这残酷的战场麻木了,可在心底,多少也藏了少许的温暖,在这人情淡薄、世态炎凉而又残酷的世界之中,唯一真正的朋友便是这柄刀,这柄不知饮了多少鲜血的刀。

忆起在十三岁之时便以此刀杀马贼黑风,十五岁再以此刀征服太行群盗,而十几年的戎马生涯,却落得如此下场,不仅仅是刀伤,连心头也伤得很沉重。

寒鸦飞旋,或是畏于这柄刀的杀气,它们竟没敢逼近刀旁所在的尸体。

伤者,拖着沉重的脚步,从那沉甸甸的尸身下,抽出这唯一能和这刀配套的刀鞘。

鞘身很古朴,古朴得有些像是刚出土两千年前的文物,那种雨花石般的淡素流纹,让人的心为之震颤,伤者的心也颤了一下,但并不是因为雨花石般的流纹,而是因为两个古篆体的大字。

那是他师父的字,也是他的名字,不是很好听的名字——“蔡伤”,那年,师父将这柄刀给他时,他才十岁,但也就是在那一刻,他明白,从今以后,蔡伤便再也不会与这柄刀分开。这柄刀,便是他的生命,他要像爱惜生命一般爱惜这柄刀,就因为刀鞘上有他的名字,更不能埋没了这柄刀。

他的确没有埋没这柄刀,就像他的人一样,其实,当他十岁那年将刀第一次握在手中之时,便知道自己绝对不会被埋没,但到头来却又是些什么呢?他有些困惑,生命难道便只有在这种无休止的战争中才能够完全体现出自己的价值吗?难道终结别的生命,便是人唯一的使命吗?

蔡伤在风中静立着,像一株枯了的树。

他在想什么呢?他又在期待什么呢?或许是在想道安和慧远所宣扬的“兜率净土”和“西天净土”那种美丽的境地。

“天地虽以生者为大,而未能令生者不死;王侯虽以存者为功,而未能含存者无患”,蔡伤低低地叨念着慧远当初的这句话,不禁仰天一阵悲怆地低啸。

寒鸦一阵乱舞,扰得空中骚乱一片,阳光在寒鸦的翅膀的缝隙之间,洒下斑斑点点的光润。

今日,是个很好的天气,连蔡伤都无法否认这一切。

洞中还算干燥,却显得有些黑暗,不过,有个栖身的地方,已经不是很坏了,洞中的烟味仍未完全散尽。早知道里面没有毒蛇猛兽,就不用费这么大的劲用烟熏了,蔡伤这么想着。

的确很累了,能找那么多干枝、柴棒便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这当然是对蔡伤来说。甚至他的胸口又渗出血来了,毕竟,伤势也太重了,他已经没有能力走远。因此,他只能在这个还算干燥的山洞中陪伴着这些伤感的孤独度过可能是漫长的一段岁月。不过幸亏每一位死者身上都带有少量的干粮,至少他所带领的战士身上有,这些死者的口粮,足够他饱饱地吃上一个月,有一个月时间,他自信可以恢复过来,但外面的世界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在这种战乱纷繁的年代,的确没有人敢想象明天会是怎样一个场景。

洞口的草丛并未完全枯萎,刚好为这个洞的存在提供掩护,所剩下的,便是去山林之间拿一堆落叶和枯草来,再把那有些破的旌旗,借用一下,便是一张比较舒适的床了。更重要的是,去寻找一些草药,在这只有一个重伤者的世界中,一切都显得是那样困难和艰巨。

蔡伤不敢寄望有人能够经过这里,在这方圆数百里,或许不到百户人家,全因为这战乱。这的确是一种悲哀,没有一种安定的生活,甚至不知道家在何方,时刻在担心生命安危和温饱问题,是如何痛苦悲哀。

不知该怪谁,怪谁都没有用,谁也改变不了这个现实,就因为没有人可以改变人类侵略和占有的本性,除非这个世界真的变成了西方净土——极乐世界。

猜你喜欢

最新资讯

更多

@2019 虎子小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