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活着,怎么就摆上我灵位了?(新书)小说_江严姜诗予阅读
我还活着,怎么就摆上我灵位了?(新书)小说_江严姜诗予阅读

我还活着,怎么就摆上我灵位了?

作者:民俗大师

主角:江严姜诗予

分类:悬疑灵异

连载中 | 2024-06-27 19:35:36

微信阅读 下载阅读(需优先下载阅读器)

几年前,我偶遇狐仙讨封,却全无那晚记忆。后来,我按照系统要求,守墓五年,终于解锁系统。回家那天,我在楼梯上遇到一个小女孩。她不仅讨封,还说我长的像她爸?

《我还活着,怎么就摆上我灵位了?》精彩内容

《我还活着,怎么就摆上我灵位了?》完全让读者入戏,不管是江严姜诗予的人物刻画,还是其他配角的出现都很精彩,每一章都很打动人,让人能够深入看进去,《我还活着,怎么就摆上我灵位了?》所讲的是:按老师傅的话说,风村地势低洼,阴气过重,周边又有尖角冲煞,成万箭穿心之势,主破财,含血光!再看水流方向,天下……。

**严难以置信的看着双手。

守墓五年!

竟然守了个赶尸术出来。

赶尸......这不是以前在传说中才会有的古职业吗?

了解不多,但只言片语的听说过一些,民间也有不少传说。

尤其守墓这五年,听同事讲过不少故事。

走脚先生也就是赶尸匠,不过是民间对赶尸匠的一种尊称!

传闻走脚先生通常身着黑袍,头戴斗篷,如幽灵一般行走在夜色中。

手持一根特制的铃铛杖,随着铃铛声的响起,阴魂被震慑,尸体听从召唤,过往的行人会纷纷避让。

走脚先生不仅精通各种咒语和法术,还了解阴阳五行、天地灵气之秘,行走在阴阳两界的边缘,与亡魂对话,引领迷失的阴魂归位。

传说赶尸匠是阴阳两界的使者,他们的存在似乎打破了生与死的界限。

当然了,走脚先生这一职业也并不是十分的安全,要面对各种诡异的亡灵和恶灵,稍有不慎就可能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想要成为走脚先生,也非常的苛刻。

听同事讲故事的时候说,赶尸这种古行当职业,都是从小就泡在死人堆里。

让尸体的死气掩盖住自己身上的阳气,这样才能更好的赶尸,不至于惊了尸体。

**严此时摸着下巴,慢慢的扬起嘴角。

“看来这五年的墓园也不是白看的。”

一瞬间**严读懂了尸体亲和属性的说明书。

有了尸体亲和,还学会了赶尸术。

赶尸这方面还不是手拿把掐?

现在倒也不是什么都不会,可以接个单试试了。

不过在此之前,还得按照系统说的那样,先去阴阳交汇挂牌营业才行。

至于怎么去.....

**严心道:

刚才系统的介绍,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前世一些无法验证的诡异游戏。

据说不少铁头娃去玩,一开始都说没什么感觉,扬言诡异游戏都是骗小孩的。

可他们的下场都惊人的相似,玩了诡异游戏后,过一段时间全都离奇的销声匿迹了。

后来有人曾找过他们。

他们表示有些事可以不相信,但是不能不尊重。

因为神明不容亵渎。

系统说的午夜在十字路口烧香,就是诡异游戏中的一种。

现在看来。

这游戏不是不能玩。

得看谁来玩。

不过现在**严有个疑问。

酆都令使,难道就是赶尸的?

【叮,酆都令使可激活任意相关古职业,但需要宿主提升自己,完成任务,才能解锁新的职业!】

还能解锁别的职业?

听到这**严就放心了。

一件事做久了多少有点腻,最主要的是只赶尸的话,也不符合酆都令使的格调!

“那比如说,都可以解锁什么职业?”

【叮,宿主可解锁很多职业,其中包含捞尸人,扎纸匠,缝尸人,阴阳先生……等等。若宿主威望极高,还会被聘请为城隍爷或其他神职!】

这么多职业!

**严双眼放光。

介绍的每一个职业,都是现在已经断层了几十年的职业!

甚至搞一搞还能混个城隍爷当当!

“这么一听......好像酆都令使这活也不错啊!”

**严淡淡笑了笑,四周环顾了一圈,没发现关水龙头的阀门,便直接走出浴缸,擦了擦身子走出浴室。

……

另一边。

刚刚还在聊天的母女二人,突然间一怔。

**夜看着浴室的方向,紫葡萄般的大眼睛再次亮起妖冶的光,半晌后看向姜诗予疑惑道。

“妈妈,为什么刚才突然间有种不能呼吸的感觉?”

姜诗予同样看着浴室的方向,一双秀眉微蹙。

刚才她也感觉到了,一种很压抑的感觉。

没有什么伤害。

却让人非常的不安。

**严?

不可能,他只是个普通人。

无论是五年前还是刚才,她都已经验证过了。

先抛开他为什么能掩盖自身气息这一点。

**严除了身上沾了一点尸体独有的死气,他和其他人没有任何不同。

那一点死气大概也是常年在墓地里待着沾染上的。

至于遮蔽天机,姜诗予以前倒是听说过,有些人天生如此,但这种人出现的概率极低,千年未必能有一个。

但就算能遮蔽天机,也没有其他特别的,该是普通人,还是普通人。

姜诗予无比确定,**严没有任何法力,更没有任何妖力。

就算全世界的人都怀疑,她都不会怀疑。

毕竟....

五年前她就找**严讨封过。

姜诗予轻轻安抚着**夜,半晌后柔声道。

“可能是感觉错了吧?”

“最近有些不太平,有这种感觉也并不稀奇。”

姜诗予双眸微眯,暗暗腹诽。

不会是那几个讨人厌的在搞事吧?

迟早得解决它们!

话音刚落,浴室里传来“啪嗒啪嗒”的脚步声。

一瞬间姜诗予和**夜的狐耳消失不见,那条白色毛茸茸的尾巴也凭空消失。

“爸爸出来了!”**夜兴奋的从床上跳下去,朝着门口跑去。

姜诗予苦笑一声,心道姑娘都是大了留不住。

夜夜才这么小,就已经留不住了?

**夜跑出姜诗予的卧室,很快就来到**严身边。

看着**严已经换好了衣服,小手马上拉住**严,发出软糯糯的声音。

“爸爸!”

“你终于出来了,爸爸给夜夜讲故事好不好?”

**严摸了摸**夜的头发,“好!”

“不过爸爸先回家一趟,有点东西忘在家里了,等回来的时候给你讲故事好不好?”

**夜的小脑袋一歪,疑惑的看着**严。

“那夜夜和爸爸一起去!”

话音刚落,身后传来姜诗予严肃的声音。

“夜夜,爸爸马上就回来。”

虽然搞不懂刚才那种压抑的感觉是怎么回事,但姜诗予觉得不会那么简单。

**严一个普通人,保护不好**夜不说,夜夜跟在他身边,可能还会给他招惹麻烦。

于是继续说道。

“天已经很晚了,你在家等爸爸好不好?”

**夜还是很听姜诗予的话,于是不甘的回头看了一眼姜诗予,便点点头道。

“那爸爸早点回来哦!”

“夜夜会一直等你的!”

**严微笑点头,然后看向姜诗予道。

“我马上回来。”

说完**严走出了房间,离开时路过自己遗像的时候,顺手摸了三根香在身上。

不管怎样。

系统都到账了,先开个张再说!

……

走出姜诗予家的别墅,**严回到自己的白龙城中村。

今天八月十一。

农历七月十四,鬼门大开的日子。

不过当地的习俗都是在七月十五的时候祭祀。

所以今天街上并没有看见几个烧纸祭拜的人。

但日子....

**严笑了笑,找了一个十字路口轻声道。

“今天是个好日子啊!”

说罢,**严俯身。

于十字路口摆上几枚石子,然后摸出打火机,点燃三根香,插在石子上。

《我还活着,怎么就摆上我灵位了?》相关文章

更多章节

《我还活着,怎么就摆上我灵位了?》最新文章

更多章节

民俗大师其他作品

猜你喜欢

最新资讯

更多

@2019 虎子小说吧